数字图书馆    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本馆概况> 正文

学术成果


新闻来源:金华市图书馆     浏览量:

学术成果

 严济慈(1900.12.41996.11.2),谱名泽荣,字慕光,号厂佛,清光绪二十六年十二月初四生于浙江省东阳县下湖严村。著名物理学家、教育家,中国现代物理学研究的开创人之 一。1923年赴法国留学,1925年获巴黎大学数理硕士学位,1927年获法国科学博士学位。他在压电晶体学、光谱学、地球物理学等方面都做出了卓越的成就,是中国现代物理学研究工作的创始人这一,也是中国光学研究和光学仪器研制工作的奠基人之一。

1955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光学造诣精深。历任中国科学院办公厅主任、应用物理所所长、东北分院院长、技术科学部主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中国科技大学校长、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科协副主席及名誉主席、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及名誉主席。

1929年初起,严济慈在巴黎大学光学研究所和法国科学院电磁铁实验室从事了两年紧张的研究工作,发表了7篇论文。1930年底,严济慈携夫人从巴黎取道西伯利亚回国,途经北平时,感到这里是一个适宜于做科学研究的地方,遂应北平研究院院长李石曾之邀,接替李书华出任物理研究所所长。此前,物理所虽成立已一年多,但因李书华主要担任襄理院务的副院长职务,所里又无其他高级研究人员,故实际上没有开展研究工作。严济慈接任所长并任专任研究员后,为研究所的发展投入全部心血。选聘年轻人才,筹建实验设备,选定研究课题,邀请外国著名科学家来所讲学。到抗战爆发前的短短六、七年里,就把物理所办成一个学术氛围浓厚、科研成果丰硕、人才辈出的学术机构。该所主要“开展光谱学、感光材料、水晶压电效应、重力加速度和经纬度测量、物理探矿等方面的研究”,在国内外学术刊物上发表了六、七十篇论文;从1932年至1937年相继应邀访华的郎之万(19311932)、朗谬尔(1934)、狄拉克(1935)、哈达玛(1936)和N.玻尔(1937)等都曾到物理所参观、讲学和交流。为培养年轻人才,严济慈每年挑选接受二、三名大学毕业生,对他们认真指导,选定课题,严格要求,并亲自参与研制仪器和进行实验,很快便取得了一系列高水平研究成果。当这些年轻人具备独立工作能力时,严济慈就大力举荐他们到英、法、美等国的著名实验室去深造,先后有陆学善、钟盛标、钱临照、翁文波、吴学蔺、钱三强、方声恒、陈尚义、吕大元、杨承宗等十余人,后来他们都成为著名科学家。

严济慈在领导物理学研究所工作的同时,还创建了北平研究院镭学研究所,着力培养青年人才,开创了中国的放射化学研究。

20年代,严济慈两次赴法期间,与居里夫人有过多次交往。1925年在巴黎大学为完成精确测定居里压电效应“反现象”的博士论文,他曾向居里夫人借用居里先生早年用过的石英晶体片;1929年他在居里实验室帮助居里夫人安装调试过一架新购置的显微光度计,并用它做了测量研究工作,发表了有关论文。因此,当居里夫人得知严济慈将于1930年底回国时,就表示愿意送给他一些放射性氯化铅,以支持他在中国开展放射学研究工作。严济慈回国担任北平研究院物理所所长后,很快于1931331日写给居里夫人一封信(但迟至61日才寄发),就筹建放射学实验室和镭学研究所一事,向她请教购买标准含镭盐以及如何更好地开展放射学研究等问题。居里夫人很快于727日给严济慈回信,给予了热心的指导,并对筹建中的镭学研究所致以良好的祝愿,希望它“旗开得胜,并逐步发展成为一个重要的镭学研究所”。

1932年起,严济慈兼任镭学研究所所长,直到1948年。10多年中,他积极倡导和支持我国放射化学研究,特别是在为我国培养出3位优秀的放射化学和核物理科学家方面作出了积极贡献。

(1)1927年秋他取得法国国家科学博士学位回国前,向居里夫人推荐当时正在法国留学的郑大章到她的实验室工作,使郑大章于1929年成为居里夫人的第一名中国学生(另一名于同年底也从国内抵达巴黎),并于1933年获得法国国家科学博士学位。郑大章1934年春回国后,成为镭学研究所的主要科学家,开拓了我国放射化学研究工作,但不幸于194338岁时英年病逝。

(2)1936年秋,钱三强清华大学物理系毕业后来到北平研究院物理所,严济慈对他悉心培养,亲自指导他开展课题研究。19377 月,严济慈利用在巴黎出席法国物理学会年会等活动的机会,又亲自把钱三强推荐给约里奥-居里夫人。在约里奥-居里夫妇的共同指导下,钱三强于1940年获得法国国家科学博士学位,后来成为在他们“领导下工作的同一代科学家中最优秀的一员”。他和夫人何泽慧1948年夏回国后,在北平研究院镭学所的基础上组建了新的原子学研究所,由钱三强接任所长。

(3)还有一位是我国著名放射化学家杨承宗。他1932年毕业于上海大同大学,1934年秋到镭学研究所从事放射化学研究,与郑大章合作发表了一系列有关镤的定量提取及其载体元素化学的论文。严济慈考虑到华北形势危急,1936年初让他到上海筹建放射化学实验室,后来成为镭学研究所上海分所,他与郑大章合作完成了几项研究课题,并于1941年在美国《物理评论》杂志上发表了论文《β射线的吸收系数》,成为β射线背散射现象的实验基础。抗日战争爆发前夕,他参加中华教育文化基金会公费留法考试,取得第一名,因抗战爆发而未能成行,严济慈对此一直难以忘怀。二战结束后,严济慈于1946年向约里奥-居里夫人写信大力推荐杨承宗,并让因欧战一直滞留在居里实验室工作的钱三强就近介绍。杨承宗于1947年初进入居里实验室工作,担任约里奥-居里夫人的助手并指导学生的实验工作,1951年秋他获得巴黎大学博士学位后旋即回国。杨承宗辞行时,时任世界和平理事会主席的约里奥-居里对他说:“原子弹没有什么可怕的。原子弹的原理不是美国人发明的。争取世界和平、反对原子弹的最好办法是自己研究制造原子弹。请转告毛泽东主席,要反对原子弹,就必须有自己的原子弹!我相信你们一定能够掌握原子弹的奥秘。”他还将亲手制作的10克含微量碳酸镭的碳酸钡标准源送给杨承宗(该标准源现珍藏于中国计量科学研究院)。杨承宗回国后,在中国科学院近代物理研究所负责放射化学、辐射化学、射线及放射性同位素应用等领域的研究工作,并取得一系列重要成果,1958年起调到中国科技大学担任放射化学和辐射化学系首任主任,为我国放射、辐射化学的开拓、发展和人才培养作出了重要贡献。

1927年至1938年的12年间,是严济慈科学生命力最活跃的时期,他在压电晶体学、光谱学、大气物理学以及压力对照相乳胶感光的作用等领域都作出了重要成果。他单独或与合作者一起共发表53篇论文,其中前11篇是他19271931年在法国的工作,后42篇是在北平研究院物理所的工作,后者中的大部分是他和他直接指导下的青年工作者合作完成的。53篇论文中,法文40篇,英文12篇,德文1 篇,除4篇在英文版《中国物理学报》发表外,均刊登在法、英、美、德等国重要学术刊物上(如《法国科学院周刊》、《自然》、《物理评论》等)。其中一些重要成果广为中外学者所引用或加以发展,有些则被收入著名的专著中。1986年,科学出版社汇集出版了《严济慈科学论文集》。

鉴于他取得的学术成就,19351938年当选为法国物理学会理事,19456月应美国国务院邀请赴美国有关学术机构讲学一年,1948年当选为中央研究院院士,同年当选为中国物理学会理事长。

×
读者登录